一、中国民族博物馆合作网的背景

自中国民族博物馆筹建以来,中央有关领导以及中央统战部、国家计委(发改委)、财政部、文化部、人事部、中编办、国家文物局、北京市政府、民进中央等对建馆工作给予了高度重视和大力支持;人大代表、政协委员多次就中国民族博物馆立项建设问题进行提案;民族地区的干部群众热切盼望中国民族博物馆早日建成。中国民族博物馆的建设问题,已经不单单是国家民委的一项工作,而成为社会各界和全国各族人民的共同愿望和共同事业。

这些年来,在争取场馆建设的同时,我馆也对中国民族博物馆的建设发展模式进行了一些研究、探索和实践。这一工作,既是为中国民族博物馆场馆开馆后作准备,实际上它也是中国民族博物馆场馆立项建设的重要前期工作。而中国民族博物馆合作网建设,正是其中必不可少的内容。

中国民族博物馆合作网建设的提出,主要基于以下认识:

第一,对国家深化文化体制改革的认识。

中国民族博物馆是国家民委直属文化事业单位中的特殊部门,争取场馆立项建设一直是各项工作的重中之重。在场馆建成之前,还难以提出文化体制改革的系统方案。但是,并不说明在文化体制改革问题上就可以无所作为。《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深化文化体制改革的若干意见》指出:“体制机制创新是改革的重点。”“坚持勇于实践、大胆创新,树立新的文化发展观。妨碍文化发展的思想观念都要坚决冲破,束缚文化发展的做法和规定都要坚决改变,制约文化发展的体制弊端都要坚决革除。尊重基层和群众的首创精神,激发全社会的创造活力,鼓励多种形式的探索和实验。”进行文化体制改革,最重要的就是体制机制上的创新。而中国民族博物馆合作网建设的实质,就是要在中国民族博物馆体制机制创新方面摸索出一条适合中国民族博物馆可持续发展的路子,这也应该是中国民族博物馆文化体制改革的突破口和着力点。

第二,对中国民族博物馆建设和全国民族博物馆事业的认识。

正在筹建的中国民族博物馆,是我国唯一的国家级民族博物馆,其功能定位为,荟萃中国56个民族灿烂文化,反映各民族共同团结奋斗、共同繁荣发展的历史,集收藏、展示、研究、服务、教育、对外交流等多功能为一体,是中国民族物质和非物质文化遗产的收藏中心;民族政治、经济、文化和社会生活的展示中心;民族历史、文化的研究中心;民族信息资料咨询服务中心;民族知识、民族政策、爱国主义教育与传播的基地;对外文化交流的窗口。然而,我们也清醒地认识到,由于中国民族和民族文化的丰富和博大,中国民族博物馆即使有再大的规模,也不可能将中国56个民族的精华全部囊括其中,更何况从长远看,中国民族博物馆还应该包括世界民族的内容。所以,中国民族博物馆的建设,从现在起就应该考虑其今后的可持续发展。

从全国民族博物馆事业的状况来看,应该说,新中国成立以来,尤其是改革开放以来,我国民族博物馆事业进入了快速发展阶段。目前全国博物馆达到2300多座,其中少数民族聚居的西部12个省区“十五”末达到近500座,全国有20余个少数民族已经建立了自己的博物馆。贵州、广西、内蒙古、云南等省区生态博物馆群的出现,为西部民族地区博物馆的发展做出了新的探索。但是,也应该看到,目前我国现有的大部分民族博物馆,由于长期生存于计划经济体制的宏观环境,相对封闭,大量珍贵的民族文物难以发挥效益,体制机制性障碍已成为制约民族博物馆事业发展的关键因素。

中国民族博物馆只有与全国各级民族博物馆相互补充、相互晖映,才能更好地发挥各自的功能,共同推动我国民族博物馆事业的蓬勃发展。

第三,对世界博物馆事业发展的认识。

进入二十一世纪以来,世界各地区、各民族、各国家间政治、经济、文化领域的联手合作已成为世界发展的主流。世界各国博物馆在这一潮流的冲击下也开始重新审视自身定位以及与其他同行间的关系。美国艺术博物馆馆长麦克思维尔•安德森认为,世界各地的博物馆更多地视彼此为合作伙伴,而非竞争对手。世界各地的博物馆不断通过互借藏品、举办流动展览和学术会议等多种形式进行合作和交流,极大地促进了不同文化间的相互了解和彼此认同。

正是在以上认识的基础上,我馆从2003年开始,经过反复研究,提出了建立“中国民族博物馆合作网”的构想并进行了初步实践。


二、中国民族博物馆合作网建设的宗旨

平等合作,优势互补,资源共享,共同发展。


三、中国民族博物馆合作网的作用

一是纽带作用,就是通过“合作网”这种形式,把全国民族博物馆及有关地方和部门联结起来,凝聚和壮大力量,在民族文化遗产的抢救和保护、继承和创新方面以及先进文化建设上发挥更大的作用;

二是黏合作用,就是使民族文化形成规模,以利于民族文化更好地得到传承和发展,有利于争取国家进一步的支持以及社会各界的关注和帮助;

三是资源调配作用,就是使民族博物馆所拥有的各种资源包括文物、场馆、人才、信息等得到充分利用,避免资源的浪费和闲置,弥补单一博物馆收藏、展示和研究力量上侧重点不同的缺憾;

四是平台作用,就是通过“合作网”这个平台,对多元和充满魅力的民族文化进行形象的包装和品位的提升,促使其更好地“走出去”,同时把世界其他各个民族的优秀文化“引进来”。


四、中国民族博物馆合作网建设特殊意义

第一,有利于促进中国民族博物馆场馆立项建设。随着中国民族博物馆合作网建设的发展,中国民族博物馆无场馆的现状越来越不适应形势的需要,民族地区和地方民族博物馆关于加快中国民族博物馆场馆建设的呼声也越来越高。

第二,为中国民族博物馆的文物来源和建成开馆后的展示工作打开了新的思路。中国民族博物馆除了进行文物的抢救征集、不断充实自身文物及藏品外,还可以对“合作网”单位所拥有的文物及藏品“不求所有,但求所用”。目前,全国已有涉及15个省区市的23家地方博物馆加入中国民族博物馆合作网。根据协议,我馆与合作网各成员单位之间可以共享藏品资源。仅这23家合作网成员单位拥有的文物及藏品即达12万多件。今后,随着中国民族博物馆合作网建设的加强和规模的扩大,将有更多的民族博物馆成为合作伙伴。可以共享的藏品资源也将进一步增加。

第三,从长远看,有利于把中国民族博物馆做成一个大的民族博物馆联合体。中国民族博物馆主要反映宏观;各地民族博物馆包括具有生态博物馆性质的村寨主要反映中观和微观。这样纵横交错,既有“博”又有“渊”,广泛而又不失深入。打破了原有的封闭僵局,一方面中国民族博物馆可以得到发展,另一方面民族博物馆系统也有可能活起来。

中国民族博物馆与合作单位的关系,是一种平等的合作关系。在合作的过程中,中国民族博物馆所起的作用是“牵头”作用而不是“头领”作用。实际上,“中国民族博物馆合作网”中“中国民族博物馆”的概念,已超出了作为单位名称的概念。


五、中国民族博物馆合作网的特点

几年来的实践证明,中国民族博物馆合作网建设适应新形势发展的需要,具有较强大的生命力,得到各地民族博物馆、有关部门和单位以及社会各界的响应和关注。

在中国民族博物馆合作网建设过程中,体现出几个明显的特点: 

一是国家民委高度重视。国家民委领导非常关心中国民族博物馆合作网建设,在有关讲话中对这一举措给予充分肯定;国家民委副主任周明甫、吴仕民、丹珠昂奔,国家民委文化宣传司司长金星华、副司长兰智奇,都曾亲自参加在民族地区举行的中国民族博物馆分馆、基地挂牌仪式或合作协议签字仪式;我馆召开的“2007中国民族博物馆合作网年会”,国家民委主要领导李德洙、杨传堂等在百忙中出席会议,丹珠昂奔副主任发表重要讲话,体现了委领导对此项工作的重视程度。

二是国家文物局大力支持。国家文物局博物馆司高度评价中国民族博物馆合作网建设,认为是“新形势下加强馆际交流协作,整合博物馆资源,完善博物馆管理体制和运行机制的积极探索和实践”,希望实现其“资源共享、优势互补的联动效应”;国家文物局课题组则将“中国民族博物馆合作网”建设称为当今我国博物馆发展中的一种崭新模式。国家文物局局长单霁翔、副局长张柏多次听取我馆工作汇报。单霁翔局长对中国民族博物馆合作网建设给予了高度评价,他希望中国民族博物馆起到国家级博物馆的作用,整合全国民族文化遗产资源,做全国民族博物馆系统的领头羊。他说,中国的55个少数民族,每个民族都应该至少有一座本民族的博物馆,这些博物馆都可以作为中国民族博物馆的分馆,挂中国民族博物馆的牌子,要把中国民族博物馆建设成一个立体的博物馆。2007年,他亲自参加在广西南丹县里湖乡举行的中国民族博物馆南丹白裤瑶馆揭牌仪式。今年,单霁翔局长又亲自参加了中国民族博物馆青海藏医药博物馆、中国民族博物馆伊通满族馆的揭牌仪式。

三是各地民族博物馆及有关单位和部门热烈响应。中国民族博物馆合作网建设,得到各地民族博物馆及有关单位和部门热烈响应。贵州省黔东南苗族侗族自治州民族博物馆指出:“中国民族博物馆是我国民族系统博物馆的龙头和领跑人。中国民族博物馆合作网体系的建立,开拓了博物馆工作的新思路,为我国的博物馆发展创造了新的模式。”云南红河哈尼族彝族自治州博物馆指出:“中国民族博物馆合作网为我馆搭建起了和各地民族博物馆相互交流的平台,为弘扬红河州民族文化提供了广阔的空间,为进一步加强对外文化交流探索出了一条新的道路。”贵州省民族文化宫指出:“我们希望通过‘中国民族博物馆合作网’这个平台,加强民族博物馆之间的联系和合作,推出更多更好反映各民族优秀传统文化的陈列展览,使民族博物馆事业迈上新的台阶。”北京东韵民族艺术博物馆指出:“中国民族博物馆合作网建设,使众多民族地区的弱小博物馆有了自信,使众多的民间收藏家有了方向。”曾宪阳藏品博物馆指出:“中国民族博物馆合作网的建立,既开创了博物馆新的运作模式,又整合了多方资源,团结了所有的力量。作为我们这种民间博物馆,也像找到了组织找到了家。”内蒙古民族博物馆提出,该馆“永远是中国民族博物馆的后备力量。”

四是有关领导和社会各界广泛关注。对中国民族博物馆合作网建设,有关领导和社会各界给予了广泛关注,有关高层部门也给予了高度评价。全国政协副主席阿不来提•阿不都热西提,全国人大常委会民族委员会主任多吉才让、副主任牟本理,全国政协民族和宗教委员会副主任李晋有,国务院扶贫办主任范小建、中国文联副主席丹增、中央统战部副秘书长常荣军、湖南省省长周强、省政协副主席石玉珍,贵州省委副书记黄瑶、副省长吴家甫,福建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曾喜祥,青海省人民政府副省长吉狄马加等领导都分别参加过中国民族博物馆分馆、基地挂牌仪式或有关中国民族博物馆合作网建设方面的活动。此外,国外业内专家也对中国民族博物馆合作网建设给予了很高的评价。比如,新加坡南洋学会魏维贤会长非常赞成中国民族博物馆合作网的形式,他认为合作网的宗旨是“金石指标”;法国国家自然历史博物馆柯孟德博士认为,中国民族博物馆合作网的建设在世界博物馆界都“走到了前面”。

五是工作取得初步成效。我馆专门建立起合作网工作站,为合作网单位业务人员在北京学习提供方便。中国民族博物馆与合作网单位之间,合作网单位与合作网单位之间的合作领域不断扩大。比如,中国民族博物馆与贵州雷山县人民政府合作,自2005年11月“中国民族博物馆西江千户苗寨馆”揭牌以来,工作已见到初步成效:一是促进了西江千户苗寨历史文化遗产的保护和弘扬,同时为西江千户苗寨的开放、开发提供了机遇;二是西江千户苗寨优秀的传统文化已经通过“合作网”这个平台走出大山,提高了民族文化的地位,增强了西江少数民族群众的自豪感;三是西江千户苗寨建设一方面得到雷山县、黔东南州乃至贵州省各级政府进一步的重视和支持,一方面得到中央有关部委及社会各界的关注;四是西江千户苗寨建设也为中国民族博物馆进一步发挥作用、扩大影响创造了条件。目前,我馆已抢救、整理、编辑、出版《西江千户苗寨历史与文化》、《西江溯源》、《西江苗寨的传说》、《千户苗寨文化遗产的人类学观察》等专著;西江千户苗寨的优秀传统文化已经数次在首都北京包括在钓鱼台国宾馆举行的面向世界各国驻华大使的外交部新年招待会上进行展演,还走进新加坡和法国。再比如,中国民族博物馆与云南红河州博物馆自建立合作关系以来,已联合举办哈尼族文化展览、哈尼族服饰文化研讨会等。另外,每年一次的“多彩中华”民族文化节也为各合作单位搭建了一个宣传和展示自己的平台。


六、中国民族博物馆合作网合作形式

第一,中国民族博物馆直接或通过地方政府与全国各地民族博物馆之间的合作,这是中国民族博物馆合作网建设的重点;

第二,中国民族博物馆与民族博物馆相关的机构:包括民族院校、民族及文化科研机构、民族及文化类社团组织以及广泛的社会群体和各类性质企业的合作;

第三,以“顾问”、“特聘专家”、“客座研究员”等形式聘请国内外有影响、有学识的领导、专家和知名人士,为中国民族博物馆建设和发展发挥作用;

第四,中国民族博物馆合作网成员单位相互之间的合作。

七、中国民族博物馆合作网合作内容

第一,合作实施相关项目,包括:合作实施有关民族博物馆建设、民族文化遗产抢救和保护等方面的课题,合作举办反映民族历史文化的专题展览和相关文化活动,合作召开有关民族历史文化的研讨会,合作拍摄反映民族历史文化的电视专题片,合作收集、编撰、出版有关民族历史文化的资料、图书、画册,合作进行对外文化交流活动,合作举办业务人员培训、国内外博物馆考察等活动;

第二,中国民族博物馆和加入中国民族博物馆合作网的各地民族博物馆藏品资源的共享;

第三,所有合作单位人才资源的共享。


办公地址:北京市海淀区倒座庙1号院 2005   ©  中国民族博物馆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6801号-1